chin
新闻稿

鹿特丹港保持全面运营,且吞吐量在下半年复苏

鹿特丹港作为欧洲最大的港口在2020年始终保持每天全面运营。恰逢新冠疫情爆发之年,整个社会受到严重破坏,而鹿特丹港作为在物流链中的可靠伙伴地位已获认可。港口货物吞吐量在下半年的回升,使全年总货量的降幅控制在6.9%。此外,稳固的经营业绩使鹿特丹港务局可以在未来几年内继续实施雄心勃勃的投资计划。这将对就业、可持续性和整个社会产生重大影响。

鹿特丹港务局的财务表现优于2019年,主要是由于一次性收入项目和成本缩减。利息、折旧和税前的营业收入为4.775亿欧元(2019年:4.334亿欧元),净收益则为3.517亿欧元(2019年:2.389亿欧元)。

2020年鹿特丹港的货物总吞吐量为4.368亿吨。因此,鹿特丹至今仍是欧洲最大的港口。去年上半年,其总吞吐量下降了9.1%。但在下半年,同比下降了4.6%。从而整个2020年的降幅控制在6.9%。

货物量的变化主要归因于新冠疫情带来的衰退。铁矿石(-24.5%)、煤炭(-22.8%)、原油(-10.2%)和成品油(-11.9%)的降幅均高于平均水平。集装箱的下降有限

(按吨计为-1.2%,按标准箱计为-3.2%)。农产品(+4.8%)和生物质(+108.3%)的货量则有所增长。

鹿特丹港务局首席执行官Allard Castelein表示:“在这特殊的一年里,鹿特丹港始终保持全面运营,让货物和原材料得以继续通往消费者和企业的手中。我感谢为此做出贡献的每个人:我们的客户、海事服务提供商以及物流合作伙伴。我还要特别感谢港务局的同事们。尽管发生了新冠危机,但港务局仍取得较好的财务业绩。在与政府、港航业界及合作伙伴的通力合作下,我们在打造可持续能源系统和减少碳排放的道路上取得了重大进展。我们正通过这种方式在引领改变和产生影响。我为这些成就感到骄傲。”

各种货物类别的发展情况

干散货

与2019年(7450万吨)相比,2020年的干散货吞吐量(6380万吨)急剧下降。进口铁矿石和焦炭的减少,主要是由于德国钢铁产量大幅下降。能源煤的吞吐量也低于2019年。由于新冠疫情的大流行,其在电力生产中的份额已经下降,然而与太阳能、天然气和创纪录的风电之间的竞争更甚。位于马斯平原港区上的一个燃煤发电站也被关闭了。一个积极的例外是生物质吞吐量的增加,其大多是用于格特鲁伊登贝格(Geertruidenberg)的Amer9电站。

液体散货

液体散货的吞吐量为1.92亿吨(2019年:2.112亿吨)。由于对成品油的需求减少,鹿特丹港的原油吞吐量下降。举例来说,由于新冠病毒影响,空中交通几乎停滞,从而对煤油的需求急剧下降。而炼油厂则通过减少产量和产能利用率来应对需求下降。就成品油而言,下滑的主要原因是燃料油和瓦斯油/柴油的货量降低。此外,更严格的国际排放法规导致了对高硫燃料油的需求大幅下降。

然而其他液体散货吞吐量的增加是值得关注的亮点。其中,生物燃料,尤其是生物柴油的表现强劲。这也因此加强了鹿特丹作为该产品枢纽港的地位。

此外,作为欧洲最大的加油港,鹿特丹港能为船舶提供多种燃料,因此加油量也有所增长

集装箱和件杂货

由于新冠疫情的大流行,2020年的集装箱吞吐量无法预测。最初,它受到中国封锁的影响。然后在病毒进一步传播到欧洲和世界其他地区之后,商品需求急剧下降。许多服务也被迫关闭。但是,由于消费者主要花费在实体商品而非服务上,因此夏季之后的货物量有了很大的回升。所以,2020年下半年的吞吐量(7640万吨)要高于2019年同期(7570万吨)。

滚装货物吞吐量也发生了不可预测的变化。在第二和第三季度因疫情急剧下滑之后,从9月份开始迅速上升。当时许多公司都备有库存,以预防英国脱欧而导致的供应链中断

港务局财务状况良好

鹿特丹港务局的财务业绩优于2019年。主要由于合同收入增加了。与往年一样,在2020年,港务局与客户签订的一些场地租赁协议以市场价格续签了。由此产生的额外收入有部分是一次性的(前几年的追赶效应),也有部分是结构性的。由于新冠疫情大流行导致吞吐量下降,因此2020年港务费收入低于前年。另外,削减成本的措施,加上商务活动和差旅的取消,使运营成本大大低于预算。这使得利息、折旧和税前的营业收入为4.775亿欧元(2019年:4.334亿欧元)。

净收益为3.517亿欧元(2019年:2.389亿欧元)。 除了场地租金收入的一次性影响外,这一结果还受到公司税税率很大程度的影响。原本公司所得税税率有计划降低至21.7%,但目前并未施行(仍为25%)。

基于稳健的财务状况,港务局得以能够继续进行投资以改善港口基础设施并对整个社会产生影响。包括参股权益在内的总投资额为2.658亿欧元(2019年:3.383亿欧元)。

港务局提议在2022年向其股东,鹿特丹市政府及荷兰中央政府支付1.205亿欧元的红利,其中鹿特丹市政府可分红7870万欧元,荷兰中央政府为4180万欧元。

能源转型的进展

荷兰是巴黎气候协定的签署国。我们有信心引领港口和工业综合体的能源转型。其中,2020年的一些亮点如下:

  • 氢能产业链领域取得了良好进展,其中包括在转换场安装电解槽的准备工作,建设通过港区的中央管道以及加速氢进口。

  • 欧盟委员会已决定,Porthos项目有资格获得1.02亿欧元的补助金。该补助金是欧盟为支持可再生能源而建立的欧洲能源基础设施连通基金的一部分。Porthos是一个用于在北海下存储工业二氧化碳的项目。鹿特丹港是提出该倡议的组织机构之一。

  • ZES公司已于6月启动。这是一个由港务局、荷兰国际集团(ING)、Engie和瓦锡兰集团(Wärtsilä)组成的联盟。ZES将可更换电池的集装箱(ZES-Packs)租赁给内河航运运营商。

  • 岸电能力得到了扩张,包括为在Caland运河中Heerema起重机船提供的岸电。鹿特丹市和鹿特丹港务局正在共同努力为海轮提供岸电服务,旨在确保大部分海轮在停泊时就可以被“插电”。

数字化

作为一个独立机构,鹿特丹港务局渴望承担起推进数字化、召集外部专家和建立强大联盟的责任。我们的数字化战略涵盖三个领域:

  1. 改善港口和港口基础设施的管理;
  2. 平稳安全的航运操作;
  3. 不断提升物流过程的效率

我们在2020年继续强化了数字化基础设施的建设。例如

  • 鹿特丹港务局之前推出的试点项目Boxinsider已转移到Portbase,并已被开发成为一个功能完善的应用程序,名为Cargo Tracker(货物追踪器)。该应用程序可使公司追踪鹿特丹港所有进口集装箱的移动过程。如果有任何延迟,他们还会收到自动通知。

  • 我们在电力平台Distro上进行了一次成功的试验。这个基于区块链的平台一方面可以更好地利用本地发电,另一方面可减少电网的峰值负荷,从而帮助港上企业降低能源成本,为实现鹿特丹2050年成为碳中和港口的气候目标做出贡献。

  • 在2020年,我们又与PortXchange公司合作实施了试点项目以优化港口挂靠,同时也与航运公司马士基(Maersk)和地中海(MSC)合作,并与国际海事组织(IMO)进行磋商。 “及时”到达的数据共享是提高港口运营效率的有效途径,并且由于温室气体排放量的急剧减少,它们还可能对环境产生重大影响。

前景展望

展望2021年的货物吞吐量,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各国疫苗接种行动的速度和有效性。如果这些疫苗接种计划有效,那么世界贸易有望复苏。然而,鉴于经济复苏前景疲弱,不太可能在2021年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预计今年仍将保持有限的国际旅行,因此对石油的需求将减少。

Allard Castelein表示:“在鹿特丹港业界的日常思维便是保持我们强大的竞争和领导地位,这意味着我们可以对港口的未来充满信心。这是未来获益的地方,也是港务局本身预计将在未来五年内在能源转型、数字化和基础设施方面投资约15亿欧元的原因。因此,我们是荷兰就业、收入来源和繁荣背后的推动力。通过做出强有力的决定并在当地、区域和中央当局的不懈努力下,我们将可以充分利用鹿特丹作为引擎的潜力,并以此进一步提升荷兰的创收能力。”

Choose your language

The page is not available in chosen language.

Go to the front page